李媽媽住在葵涌邨,因為一對子女年幼(分別六歲和八歲),所以全職照顧家庭,依靠老公做地盤的收入養家,平均9000元。這筆家用對一家四口來講,很勉強,唯有慳得就慳,每月平均開支8500元,過時過節花費多一點點。

最近三個月,李爸爸的老闆少叫他開工,月入大減至7500元。與此同時,六歲兒子突然患病,要長期治療,平均每月醫療費用約500元。

換句話講,收入下跌至7500元,支出卻上升至9000。假如你是李媽媽,怎麼辦?

日日都要開飯,遇上經濟困難,感到坐困愁城,然而社區內不同機構和政府部門,其實都與街坊有切身關係,例如:

行幾步去邨內房屋署,以四人家庭而言,7500元收入可申請減租五成,每月二千多元的租金,立即慳千幾。

再行遠d,到兒子治病的公立醫院,申請醫療費用豁免,免掉每月五百元。

假設經濟困境持續,學校每年四、五月的書簿津貼申請,李家申請到的金額將由半額書津變全額書津,兩名子女的書簿津貼由全年共二千幾加到約五千。以全額書津的身份,參加附近社福機構的課外活動,獲豁免收費的機會大增,甚至可以爭到一些津貼。(有些津貼名額有限,在此不詳述了)

這些小門路,雖然讓忽然困難的人看到出口,無咁膽戰心驚、晚晚瞓唔著。然而基層街坊隨時落入種種困境,以致有時連出路都見不到,或者不見得幫到忙,都是源於政策不當,又是團結才有力量的時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