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豬仔

近月香港媒體有一堆關於希臘債務危機的消息,充斥的都是什麼叫「歐豬五國」(PIIGS)和垃圾評級這類嘲諷和歧視意味極濃的訊息;要不就解釋什麼標準普爾AABB級;或者關心下大國會不會借錢「救」希臘。最重要的,當然是「會不會影響到香港?」當權威走出來說不會時,大家又好似不大關心了吧。

但是,希臘好端端為何會陷入這樣的危機之中?希臘的中下階層為何反應這麼大?這似乎香港的媒體就興趣不大,只是一鼓作氣,大講救市的招數遭到勞工階層大反撲,彷彿希臘工人「不理國難」,以乎這就解釋了希臘經濟「難以振作」的原因。

我豬仔就覺得這種報新聞的方法好有偏頗,只好自己上網查資料,一查就知事有蹊蹺,與大家分享一下。

無香港市民咁好「恰」?

希臘加入歐盟後,事事信奉「市場大哂」的執政新民黨和國內大商家就大力發展金融、地產和服務業,而不發展工業──香港人是否很熟悉呢?一個錢搵錢的社會一定富者越富,一個把住屋等基本需要變成炒賣品(地產)的社會一定貧者越貧。在希臘也正是這樣,只是希臘的中下階層,歷經了1967-74年頑抗獨裁統治的年頭,不像我們那麼容易被欺負吧。舉這輪罷工和示威為例,當一些向低下層開刀的惡法已通過了,希臘的公務員還有本事去佔領政府印刷處,這樣一來,惡法不能刊印,咁個政府都真係會傷腦筋,要聽下你講

選個大佬上左台,一樣搵硬你開刀

新民黨當時是透過美資投資銀行高盛的協助,才得以加入歐元區,有報告說,高盛公司曾幫助希臘掩蓋債務,否則她根本入不到歐元區。而這一大堆赤字和債務,是直到希臘人頂唔順只代表商家利益的新民黨,在去年秋天選了社會黨上台之後才揭發的。

可惜,社會黨上台,遇到問題,還是第一個就找中下階層來開刀,搞到現在民怨沸騰囉。呢個故事教訓我地,凡事唔係選個大佬出來就搞掂!

有錢人都登記為外國居民

在希臘,收入超過100萬歐羅的人之中,只有少數交稅,因為許多有錢佬都登記為長住外國以逃稅。可是,當年加入歐盟、借貸給東歐小國製造泡沫、發展炒賣式經濟,都是這班人的決定!

到頭來,新執政黨還是說:都係你班窮人用太多公共開支啦,好,救市三大招──大幅減薪,削去數以萬計職位,提高退休年齡!

一些達官貴人的錯誤決定帶來的蘇州屎,就要求中下層來埋單;當中下層出來反抗這種不公平,又被說成是「拖累國家經濟」。依照這種想法,有錢人咪大,做什麼都不用負責?

誰的危機?

其實,類似的經濟大危機,在21世紀初的南美阿根廷也發生過。當時由於阿根廷貨幣被國際炒家拋售,自由市場又自由到國際資金可以一夜之間提清銀行現錢搭飛機走佬,搞到連銀行提款機都無錢可以提!但是怎樣呢?阿根廷人民有本事有創意,將走左佬的老闆剩下來的廠房再度運作,發展國內工業和貿易,維持住好多低下層人民的生計,直至現在。

現在歐洲諸國又話肯幫拖,肯借錢俾希臘,但諸如國際貨幣基金這類國際大鱷,借錢俾你起釘不特已,仲條件多多--只要你窮,一借錢,你國家點管治人地都幫你決定埋囉。(咁呢種「人地」當然就是大國、富國囉。)

「危機應由富豪來埋單,不容犧牲普羅大眾。」這是希臘工人大遊行的口號,那麼,香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