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月曾大熱一時的梅窩正生書院事件,不知大家還有否印象?

本人不是梅窩人,但是由於懂得拍攝剪接,並一直關注傳媒是否公正的問題,覺得應該講幾句。

媒體報導偏差

在經過無線亞視剪接的「梅窩人鬧到正生學生喊」那一場大會,看電視時,本人也感到很氣憤,電視裡面一邊剪出一些自以為高人一等的洋人和似乎是原居民 的人,說出一些很難聽的歧視語言,一邊由報導員說出一句類似「有正生書院的學生聽到,就忍不住哭了出來」的話,然後剪接一個正生學生的眼淚,有近鏡有中 鏡,成為強烈煽情的材料。

初時看下去,都覺得似「成班橫蠻的阿叔阿嬸和洋人,欺負一些十幾歲的小朋友。」但由於本人也學過拍攝,深明選取鏡頭和剪接,可以如何「以部份事實扭曲全部事實」,故便上網搜尋。果然,讓我找到那場大會的全程錄影,一看之下,倒對電視台和新聞紙氣憤難平!

舉例,當日有兩位梅窩村校的校長發言,內容大概是呼籲大家不要互相針對,並清楚指出,梅窩人爭取學校不果,政府視梅窩人如無物;同時,正生書院需要 地方,梅窩人也同意,只是在本地人來說,最希望那個地址有間學校讓本地人上學,長期爭取不果之餘,政府忽然空降一個不知什麼設施,當然惹人不滿。總而言 之,梅窩人和正生書院都同樣是不當規劃的受害者, 應互相支持,不應互相排斥。這些講話內容,都平實中肯,論點清晰,最重要的是:這些論點都獲得近乎全體現場梅窩居民一次又一次熱烈掌聲和呼應,我看得心 跳:為何電視台不剪這些片段?是否只是因為這些片段不能讓「歧視」的新聞故事自圓其說?是否這些片段會讓最多一、兩分鐘的報導無法進入新聞報導「正/反」 兩面的簡單公式?

然而,作為新聞工作者,難道他們不明白,隱去大量其他不同意見,會造成六百萬人對所有住在梅窩的人士,也形成負面標籤?一些小小的離島居民,又如何可能有與電視台同等的財力,可以一次過讓六百萬人看到自己的意見呢?

這樣的新聞報導,只能說太隨便,太不理會後果,太「只是打份工」了。

政府的新聞公關

大家又有沒有留意政府高官如何趁這趟水?如果大家了解一下什麼叫做「公關」和「借力打力」,大概也不難理解吧。

我們不說什麼,只簡單列出事件發生的次序,大家思考一下:

1.六月中政府放出正生書院選址消息,引來幾百個梅窩居民出來示威(請讀者留意,梅窩應該住了起碼數千人);

2.政府在梅窩搞問答大會,廣發傳媒;有問答大會,憤怒的居民自然就會現身,自然會有學生忍不住哭;

3.新聞「梅窩居民歧視正生論」出街;

4.高官與明星爭著出鏡遣責梅窩居民歧視,呼籲讓青少年有改過自新的機會;

5.事件成為《星島日報》及《東方日報》娛樂版的「力撐到底娛頭」(社會上很多歧視問題,為何獨是「正生」上了娛頭?);

6.政府並乘機宣傳其一系列暑假打擊濫毒工作計劃。

打擊毒販,打擊濫毒,自然是「必不會錯」的工作,無人反對。只是以往都有這樣的問題,以往都有這樣的工作,為何今年六月中至七一前,就不斷高調放出消息說政府「有做野」?

事件的確令到許多人知道不該歧視曾濫藥青少年,但是,鼓勵人不要歧視某甲君,絕對不需以歧視另外某乙君為代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