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阿嘉花


以前我都覺得,跟住政府話「發展」,就會全民安居樂業有啖好食啦,不過,最近這個春秋大夢醒啦!

跟隨香港競爭那麼多年,跑過了工業時代、追趕甚麼知識型經濟社會、在金融動蕩下跌到焦頭爛額… 追趕了那麼久,才發現自己根本無論如何趕不上。每天翻開報紙都看見更多基層巿民倒下了自殺的又有、失業的又有、工時過長發生意外的又有,辛辛苦苦跟香港拼搏,到頭來是死路一條?付出心血促進社會發展,回報卻是全球貧窮懸殊第一

早幾日親戚來拜年吹水,發現原來每個人都至少識一個朋友做保險明明生老病死是人生最基本,但是政府都目張膽鼓勵我們保險來解決講真啦,炒股賺來的錢都不知從哪裏來的,尤其是對散戶來講,同賭錢差不多。現在連養老用的退休金都被迫變成強積金,血汗錢由得大金融集團去,一個覺意,十年一遇的金融風暴一吹無哂。這就是政府明益金融業急速發展、過度發展的惡果。

以前公屋拍住工業區興建,日頭在工廠裡共同努力工作,離家很近、左鄰右里感情好好。七十年代末,工業北移,部份有良心的老闆留港不肯搬,反而為了「填氹」而一身債政府任由有技術無學識的工友被遣散,帶領整個社會變臉,有學識才吃香、穿膠花已經無法賺到錢、炒樓炒股票隨時發達、腳踏實地反而種橙就得個桔。我班姊妹由勤快的工友變成服的侍應、售貨員,還要學英文學電腦,學唔識就俾人話「唔增值」。越來越少工作適合自己,搞到失業,就人話懶惰、唔捱得、等政府養。

現在這種發展,是「以最短時間搵最多錢」為目標的發展,除了賺錢無其他原則。行路行得太快就好容易不看路,容不易踩死人都看不到呢?政府搞巿區重建搞到收買佬咁,收市區靚地高價賣給地產商起豪宅原本在舊區裡自給自足的人呢,就發配邊彊。原本的社區互助網絡唔見哂,生活成本大增。官大人們只向錢看,沒有理會到舊區也有自己的行業發展(如印刷、車等),和自己的社區網絡(如幫手湊細路、情感支援等)在這個大學生畢業都得八千既時勢,還有甚麼比仍然能夠自給自足來得好?

基本生活保障變成賺錢的行業、人人被逼做最賺錢的行業、為了賺錢離棄基層不顧人性,這些就是發展太過急速的惡果,也都是何解日捱夜捱、跟香港跑左咁多年,奬盃竟是全球第一貧富懸殊。其實好似煮飯裝飯咁,發展到一定程度,其中一些碗滿了,咪裝第二個碗囉。發展應該要貧富均衡,不同的碗都有機會添飯嘛。香港唔係只有金融業、服務業、旅遊業呀其實,報紙唔報唔代表世上無其他行業和出路,其實香港有農業、環保工業、本土創意工業等,政府多分配資源和空間讓不同行業的人,全港一齊腳踏實地發展,反而可以走得更遠、更健康。

其實快不一定靚和正,反而可能時有疏漏;工也可以出細貨,整個城巿和人民才可以飽暖幸福,「發展」的真正目的才能達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