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阿嘉花

這陣子公屋居民反對加租都算怨聲沸騰,部份政黨和官員提出要「尊重機制」,個別報刊更特地找學者解釋為何租金要上調,否則機制就明存實亡。在這個基層市民加人工遠遠追不上通漲的社會環境下,這個可加可減機制,竟然計算出公屋租金要上升4.68%都咪話唔驚人。

何謂「可加可減機制」?

一句話:收入上升,租金跟住上升。

關乎全港六十多萬基層巿民的公屋租金,已於07年,改用可加可減機制來計算,機制的計算原則很簡單:所謂「收入」是指全港公屋居民的平均入息,「租金」即是指全港公屋居民的租金。

計算方法:

總樣本24000住戶,被剔除的為以下三類及其數量和所佔百分比:

07年)

富戶 非一般收入 綜援戶
910 513 5640

3.90%

2.20%

24.00%

(剔除後)

1人家庭每月平均收入 × 1人家庭佔租戶分布 % +

2人家庭每月平均收入 × 2人家庭佔租戶分布 % +

3人家庭每月平均收入 × 3人家庭佔租戶分布 % +

4人家庭每月平均收入 × 4人家庭佔租戶分布 % +

5人以上家庭每月平均收入 × 5人以上家庭佔租戶分布 %

= 每月家庭平均收入

0709年的每月家庭平均收入為13,23313,852

$13,852 / $13,233 x 100

= 104.68

故租金上升4.68%

表面看來,計算公式科學又公開,收入加就加租、收入減就減租,連特首都無得行蠱惑,然而,機制畢竟由人去設計,我們不妨一起研究機制,想想以下問題:

) 收入平均數計得老實嗎?

收入統計方面,現有機制剔除了富戶、非一般收入以及綜援戶。

07年為例,二萬四千個抽取樣本之中,就有24%是綜援戶,約五千六百多戶的收入被剔除,這五千多戶雖然由社署交租,但是這個顯著的數字反映出公屋居民的租金負擔能力低的問題。

例如你一家四口,收入只得九千,而租金約二千多元,佔總開支的三成,剩下的收入還追不上通漲和子女的學習開支,在捉襟見肘的情況下,難免開始考慮申領低收入綜援。

每五戶公屋居民,就有一戶領取綜援。租金的增減,其實正正是基層街坊難以維生的原因,亦直接影響現有綜援戶脫離綜援網的成本。到底收入統計上,應否剔除他們?

剔除五千多戶綜援戶的零收入或低收入,加人工就計埋你,失左業就唔再計你,咁計法,點計都計到加租這個結果啦!

) 租金升,通漲劇,加人工變減人工

老老實實,我們有幾多朋友的收入升幅追得上通漲?所以話,收入升,租金不一定就理所當然地跟住上升,我們有幾多朋友的收入升幅追得上通漲?問個婆婆都知道,黑豆由六七蚊升到廿蚊,菜心由五蚊兩斤升到無十蚊都無一斤。有些食品唔加唔減,忽然聽朝又減,食品價格拍得住股巿般刺激。

日常生活裡,大有大加,小有小加,即使抵抗到遍地消費廣告的誘惑,但是基本生活需要根本難以維持。收入微升,追不上通漲,實際上,是減人工,不是加人工,何解政府仍然要任由壓迫加劇呢?

是機制服務人民 不是人民服務機制

很明顯現在是機制有問題,我們好應該要求政府立即檢討「可加可減」機制,而不是免租甚或繼續加租,或說什麼要維護機制此等風涼話。因為若然不檢討機制,下次再計算租金增減,是以現在加租4.68%後的租金作為基數,再去調升或調減,亦即加了就是加了,即使下次計算出凍租的結果,租金也是一漲無回頭了。仍然繳付即將增加了的租金金額。

「可加可減」,香港市民都耳熟能詳,九巴呀中電呀,都話「可加可減」,最後?一樣有加無減,一去無回頭。九巴高層更離譜到,不但乘客有加無減,連自己的員工加人工都追不上通漲,更連自己員工的家屬乘車證都想慳番,搞到司機呀工程部工人出來搞工業行動。「可加可減」,真的有聽起來那麼公平嗎?最後到底是誰得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