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榕根伯


今年財政預算案惹來全城天怒人怨,注資強積金戶口無法收買民心,政府見勢色不對,模仿澳門派現金,成年永久居民位位六千。不過此舉無法掩飾庫房713億盈餘大水浸,市民卻通漲壓頂勒緊褲頭的事實,街頭巷尾馬上對派錢不滿連連政策公佈當日我落街行一個圈,已經聽到有大學生罵政府派揞口費迴避推行全民退休保障,有長者罵政府只懂施小恩小惠柴米油鹽就日日攞命樣樣貴,有中產西裝友六千蚊俾佢又係拎去玩不如加碼交俾有需要的人,打開報紙,甚至見到有基層工友將無所作為的財政司司長曾俊華評為「地牢廁所」:低層次(廁)嘛。

市民眼睛是雪亮的,腰骨是挺直的,不為六千元折腰者大有人在。不過距離三月初宣佈派錢不夠一個月,傳媒輿論已經轉軚,全世界在計較六千元該派給誰、怎麼領取、袋袋平安後如何花費,彷彿人人都想派錢,甚至未派已經當作米已成炊了。這一個月之間究竟發生了甚麼事,我們都失憶了嗎?

一萬變一  遊行中椒得個桔

集體失憶,不是那個「地牢廁所」懂變魔術,而是我們的視線被轉移了。回想一下,三月初發生甚麼?三月二日,曾俊華宣佈派錢,但民怨絲毫未平;三月三日,中央政策組首席顧問劉兆佳鬼拍後尾枕,承認官民關係的緊張已去到「臨界點」;三月六日,逾一萬名市民上街反對財政預算案,很多對反高鐵呀五區公投之類全無興趣的人也忍不住首次遊行。

市民聲勢浩大,警察聲勢更浩大,胡椒噴霧噴得狼過殺牠死,創下了九七後最誇張的拘捕紀錄:僅僅一場示威就抓了113位市民。中椒者也包括上述遊行初哥,例如雙眼受襲的八歲小朋友Joseph

正所謂大蝦細俾屎餵,發生這種場面注定群情洶湧。又正邪對立,又動作場面,如此劇力萬鈞的新聞往裡找?於是各大報章追著Joseph一家炮製中篇連續劇,今日斥責警方無良,明日批評做母親帶小孩上街捱噴是不負責任,後日找來醫生為你娓娓道來胡椒噴霧對兒童身體的殺傷力。追劇追一兩個星期之後,咦,那113個被捕市民到底下場如何?無人知。咦,當初那一萬多人為甚麼上街?無人理。

起承轉合化為烏有。

小朋友中椒固然陰功,更陰功的是他中完椒還被拿來幫政府擋煞,一萬多人的聲音縮水為一個人的故事。連續劇播完,我們就突然由諷刺派錢變成接受派錢,不少人甚至還心急到害怕新移民來跟自己搶那六千蚊呢。

金牌公關出手  收不了百姓口

新紮警務處長曾偉雄常被稱為辣手鷹派,其實他應該叫做金牌公關才對。叫手下鐵腕鎮壓,讓他們亮相搶戲,前線警員做完奸角政府的政治危機就抹得一乾二淨。噴胡椒,省招牌,一噴一抹,靚過噴碧麗珠。不惜犧牲小我完成大我搞苦肉計,曾偉雄的公關藝術絕對跑贏政府新聞處幾個馬位。

掛住睇報紙追劇,隨時睇到失憶。為甚麼三月六日市民上街反對財政預算案?且回帶重播他們的五大訴求:

.    稅制改革;
.    設立全民退休保障;
.    回購公共資產(如領匯、東西隧);
.    增加恒常性公共福利支出;
.    增建公屋。

五個訴求,政府至今連一個都沒有理會。不過政府沒有理會的訴求還有一個,就是東亞銀行主席李國寶要政府減他利得稅的訴求。市民同聲抗議,政府再敷衍也要塞六千蚊當揞口費;李國寶抗議,政府竟然當他唱歌。這證明眾志成城,個別有錢佬財大氣粗也比不上市民聯合發威的影響力。只要我們不失憶,只要我們不被金牌公關耍走,只要我們腰骨挺得直,我們不見得不可以得到比六千元重要得多的改變。

六千?撞鬼你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