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傭風波之己所不欲

文:九月子

家住公屋,樓下壁報板,保皇政黨張貼海報,寫住「外傭爭居港權是否關你事?」,下面仲列了好幾條「十幾萬外傭有居港權會對香港有乜影響?」、「若數十萬外傭子女也來港,教育、醫療、福利是否應付得來」……但係好似好多年前政府都話有167萬人會來香港整冧香港,後尾做官的李少光都自己講番冇167萬人這回事啦!

為選票無所不為

九月子估計,如果今次外傭司法覆核的官司,若不是公民黨的黨員李志喜律師接了來做,那這次事件,會不會仍然咁惹火?

九月子都試過陪朋友打工傷官司,無錢都係用法援服務架啦。遇上法律問題申請法律援助,一係就申訴人自選律師;申訴人放棄唔選,就由法援署選,當申請人或法援署選上某某,律師的角色就是從法律觀點上為申訴人申辯。香港法治社會吖嘛,如果一個二個律師因本人的喜好或立場不辯護,對申訴人就好冇保障,所以被法援署選中的律師,就要好特別的理由,先至可以唔打呢個官司。就好似明明你冇偷野而被屈,咁一個二個律師覺得你生下來賊仔相不替你辯護,對你都好冇保障啦!

保皇黨自己都有好多律師啦,這些基本常識有乜可能唔明?仲要發起遊行去公民黨抗議公民黨黨員打官司,講到尾都係為選票,借頭借路炒作新聞打擊政敵啫,醒目的街坊又邊會咁易上當。

白做八個月 畀你都唔制

九月子也有朋友任職外傭中介公司,外傭處境都幾堪坷:來港工作,係要俾一大筆成三萬港元的中介費。一個月搵$3740,即係頭八個月都是白做的呀,陰功!俾你番一個月工冇糧出你都唔制啦。

一份合約完左,或者僱主任何理由唔再請你,兩星期內找不到第二個家庭請你,你就要返回原居地。再想出國做野?承惠三萬元。搞到好多外傭,被打被無故大罵也好,被拖糧扣糧也好,因僱主全家出外旅遊而被禁錮在家也好,都忍氣吞聲,環境迫人嘛……

不過,成日話環境迫人,環境呢家野,我地又有冇份製造出來呢?

看報紙,關於外傭本來就唔多,僅有的內容裡面,不是外傭如何惡待少主就是近日的「會湧港搶福利」謊言。香港地,竟有十幾萬人白打八個月工,新聞啦卦,幾時見過有報紙講?

僱主拖住唔出糧俾外傭,或私自扣薪,肯定唔少。被拖過糧的朋友都知,大把大公司拖人好多個月糧,到上庭至俾,乜代價都唔駛付。大公司都係咁,何況一個個單丁的外傭僱主?

早排老竇工作嗰到執笠唔畀遣散費,去咗三、四次勞資審裁處,幾乎每次經過和解室,總係聽啲外傭喊到好淒涼,這些又幾時有報紙報過呢?

假如一天香港沒有外傭

好多香港家庭冇左外傭,就少左個人出去搵錢(講緊通常都搵成萬幾甚至幾萬蚊),樓又會供唔掂,仔女啲補習興趣班學費又會搞唔掂,仲有好多人覺得厭惡的家務、日日買餸煮飯洗碗,24小時照顧老爺奶奶小朋友等。

保皇黨成日話「十幾萬外傭湧來港」,咁一個外傭服侍一個家庭,香港就有十幾萬家庭因而多了一個人去返工,當打個八折都有十萬勞工,而且唔係低薪果隻,呢到講緊幾多經濟效益?

話就話有出糧,不過要人地把自己的家人放下不顧,遠走他鄉來到香港做隨傳隨到的妹仔,單單三千幾(仲要有八個月白做)。我地細細個都有讀中史,人人都知咩叫「不平等條約」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