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小蕉博士

港燈及中電公佈加價後,全城鬧爆,牽頭的包括曾蔭權、環境局及各大政黨。由李嘉誠控制的港燈「仁慈地」加價6.2%順利過骨,無聲無息;中電獅子開大口叫價9.2%奪取所有焦點,再逐步降至7.4%,最後4.9%拍板。在過去連日的報導,可能大家都會聽到「管制計劃」,亦正是這個政府與兩電簽訂的合約,令兩電可以肆無忌憚加價。

 

管制計劃 政府打鬆章

 

今日所講的管制計劃,其實是政府與兩電在20081月達成的協議,有幾個重點:

兩間電力公司被准許的利潤:固定資產平均淨值總額的9.9%,加上可再生能源固定資產平均淨值總額的11%;電費則按其經營費用及燃料附加費計算,超出准許水平的利潤,就要撥入電費穩定基金。

 

當年政府公佈這個協議時,政府向媒體宣稱市民商戶每年會因為準許利潤下降而節省達$50億元的電費,而且,政府甚至還可以按兩電的表現,例如排放物、可靠性、運作效率等,扣減其回報。回望當日,所謂「可加可減」,大家還相信嗎?

協議只能管制其利潤總額,只要兩電不斷增加固定資產如電站、電線、電廠等,利潤限額就可以不斷增加;那邊廂,只要有一個可以受控制的立法會,就能令電廠無限增加固定投資。在管制計劃協議之下,小市民越慳電,電力公司就越要加電費,以彌補因用電減少而失去的利潤。而且,兩電無需向政府交待影響電價的重要資料,例如經營成本的計算方法。

 

兩電利用協議漏洞事件簿

 

青電及中電在香港發電廠的發電量為6908兆瓦,加上在大亞灣核電廠買來的兆瓦共8888兆瓦,但香港2010年的最高用電量為6766兆瓦。即是說,香港根本用不著那麼多電廠,但電廠當然要計入中電的資產,表示大家要因此而付費給中電滿足其潤利協議。

中電計劃斥資5070億元,在西貢以東海面興建67颱風力發電機,發電量約為200兆瓦,落成後市民將每年要多付2%電費。不過,中電不是還有大量用不著的電嗎?為甚麼又要建電廠?

港燈的發電容量為3736兆瓦,以其佔全港兩成客戶計算,最高用電需求不過2510兆瓦,接近三份一的產能實屬多餘。

2003年,中電以海南島天然氣供應不足為由,突然大幅度調低天然氣發電的比重,同時大幅度調高燃煤發電的比重,2008年投資90億元為青山發電廠大部分燃煤機組安裝脫硫系統。減排的責任,又靜靜雞以每人賺9.9%的代價由大家承擔。

2000 年,港燈宣佈凍結收費,事實是大幅度調高基本電價6 仙,同時又額外給予燃料費6 仙回扣,令淨電費維持不變。這個做法可以令港燈因基本電價上調而賺足准許利潤,但燃料價條款帳便因此而出現巨額赤字。截至2011年住在港島區的街坊還欠港燈超過五億元,今年底將倍增至十億元!

 

保證利潤?

 

大財團有人保證利潤,但到底10%的利潤有幾多?我們可以參考一下2010年一些香港的數據:

 

項目 2011年成積 備註
中電及青電 6個月利潤31億元 2010年利潤為61億元
港燈 6個月利潤17億元 2010年利潤為46億元,其香港固定資產約為480億元,接近賺盡
強積金 8.41 過去11 年強積金每年平均回報率僅得2.71
香港恆生指數 19.93%  
金管局外匯基金 收入56億元 過去16年(至2010年)外滙基金平均回報率為5.9%

 

兩電教曉我們,想有得賺又要無風險,就要同政府聯手!

 

政府議員,無計可施?

 

香港電力市場由兩間私人公司壟斷,而且不斷容許兩電擴建電廠,政府明知管制計劃有漏洞但仍在2008年續了十年約,主動放棄了監管權力之餘卻高調做秀叫中電承擔「企業社會責任」;民建聯議員一邊收集反對簽名,轉個頭反對動用權力及特權法逼中電交待帳目,吃盡兩家茶禮!要避免這樣的怪事,似乎都只可有結束利潤管制協議一途,開放電力市場或是收購本港發電廠及電網。

作為小市民的我們,就記緊要拒絕買兩電的股票,以免助紂為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