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草根風情畫

芬蘭: 家務勞動有付出 承認主婦貢獻大

 

照顧小孩,常被視作「媽媽」的天職,照顧者這份工既無薪酬、壓力大、無假放,一點也不易做!

千萬別以為這是理所當然,看看北歐國家芬蘭的媽媽,就知香港媽媽真陰功!

 

日間託兒是權利 人人有份

香港很多父母要二人工作養家,經濟條件較好的,則可能送小孩去私人託兒或是請外傭,基層家庭便惟有靠自己。

 

近年,社署雖有「社區保姆」服務,收費算平,但名額有限;負責照顧孩童的社區保姆還被視作「義務性質」,時薪遠低於最低工資,願意「應徵」做保姆的人自然少。

 

在芬蘭,除有產假及育嬰假合共263個工作天外(父親另有18個工作天陪產假),還有日間託兒法案,確保芬蘭的每個學前孩子都有使用公立托兒服務的權利,人人有份。

 

公立托兒所,由政府以家庭式託兒方式經營。照顧者可以照顧一組五個孩子(包括自己的孩子),並因照顧者的社會貢獻獲得承認,因此有糧出(由小孩父母及政府分別支付),還享有退休保障!

 

媽媽在家湊仔 可有「月薪」四千

既然有托兒權利,是否大多數芬蘭的母親都把孩子送到托兒所,外出工作賺錢? 答案:不是。

 

在芬蘭,約七成小於三歲的孩子,都是媽媽自己在家照顧的。因為大部份芬蘭家庭都認為,托兒服務很難完全避免照顧者或環境的轉變,而幼童最好是在穩定的環境中生活,若能始終由同一個人照顧較好。

 

那麼,如果外出工作的母親和在家照顧兒女成長的婦女皆有社會貢獻的話,那只有外出工作的人才有退休金,便對在家照顧孩子的母親十分不公平!於是,「居家育兒津貼」的政策終在1986年獲得通過。

 

2004年的金額為例,第一個三歲以下孩子可獲發每月294歐元,超過一個孩子在三歲以下再多84歐元,有任何其他學齡前孩子再多50歐元。即假設帶著半歲、2歲和5歲三個孩子的母親,每月的「居家育兒津貼」就有428歐元(即使現時歐元匯率低,依然有4103港元;即使是兩個三歲以下孩子也有378歐元(3624港元)。

 

直至孩子到了上學年齡,學生午餐費用全免、營養均衡選擇多,而且直至高中和職業學校也有免費午餐提供,這時母親即使外出工作,也不用為孩子午飯憂心。

   

在家照顧老弱者都有津貼

如家中有行動不便的老弱親人需要人在家照顧,照顧的擔子通常都會落在無報酬的婦女身上。在芬蘭,依被照顧者不同的傷殘程度,政府會提供每月300-600歐元不等(相等於2876-5752港元)的照顧者津貼。

 

如家庭照顧者需要24小時看護,法例還規定一個月至少要有兩日休假,政府會資助照顧者互助團體派出「替工」。其實,看護傷病者的精神壓力很大,有團體的休假支援,可紓援照顧者的精神壓力。

 

教埋你如何節省家務時間

芬蘭的工作效率研究院,由四十年代起便致力把廚房條理化,協助減低家務工作的勞動量。該研究院估計女性一生有近3萬小時花在洗碗之上,於是想出三個方法減省洗碗時間:

 

. 用漂亮的烹飪器具,煮完直接上桌,減省需洗的碗碟;

. 靠設計良好的洗碗糟和熱水,令髒碗盤不跟乾淨的混在一起

. 設計通風良好的乾碗機,省去擦乾碗盤的時間

 

這樣據稱每天可節省半小時到兩小時。

 

做主婦都可以有糧出,代表社會確認在家照顧者的貢獻.因為這些照顧者令到社會上幼有所養,老有所依。在有關懷的環境下長大的孩子,長大後可以貢獻社會,做個有愛心的人,故孩子長大的受益人,絕不單止是其父母家人。照顧者付出了那麼多,嘔心瀝血照顧家人,但照顧者在期間失去了外出工作的機會,故,取回合理的報酬和社會的照顧,不是很應該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