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風情畫

瑞典篇

好爸爸是由政策打造出來的

文:卡非

 

香港面對人口老化問題,政府說要鼓勵生育增加人口。但好多人不敢生,因為怕負擔大。現時香港爸爸只有三日事產假,還要人工打八折,令育兒責任落在媽媽身上。

 

在瑞典,生兒育女不只是女人個人的事,也是男人的事,更是國家大事。這個北歐國家有較完善的育兒政策,令父母得到制度的保障與支援。

 

瑞典爸爸願意,亦有能力分擔照顧孩子的責任。小孩出生後,所有父母都可以享有480天(大約一年半)的親職假,而其中390天更是有薪假期。孩子在十六歲前均可享有約1200港元的兒童津貼,為瑞典的爸媽在生育上減少顧慮。除了制度,瑞典人的文化中亦沒有亞洲人「男主外,女主內」的觀念。瑞典的爸爸一般都以多陪伴子女成長為目標,而不會只顧在外工作,把照顧子女的責任全交給媽媽。他們還把「產婦中心」改名為中性的「助產士中心」,從字眼細節入手,讓男性覺得生育不只是「女人的事」。

 

瑞典國家大力支援父母各方面需要。每個社區都有家庭中心,提供產檢、心理輔導及疫苗等免費服務。而當父母開始重投工作以後,政府也會提供價錢低且普及的託兒服務。這樣的制度,令低收入家庭也可以放心生養兒女。

父母的貼身照顧,對小朋友心身成長尤關重要。小朋友從小與父母相處中,會自然學習到關愛與責任等美德。而從功利角度而言,育兒政策亦是一種社會投資,因為小朋友在長大後亦會投入社會,作出貢獻。故此,公家的付出,也很合理。

小知識:

「家庭照顧者」的社會貢獻

 

家庭照顧者,就是指家庭中負責照顧老弱幼兒及打點一切日常需要的工作崗位。現時來說,香港社會大部份家庭仍認定由婦女擔當這個角色。同時,認為阿媽就是「老馮」提供免費照顧服務。

可是,一旦這家庭需要該名婦女的出去打工協力養家,那麼,這個家庭便需聘請另一名照顧者來完成這堆任務。

誰是「另一名照顧者」?

對較寬裕的家庭來講,是外藉家庭傭工;對更基層的家庭來講,就是政府提供的託兒或安老服務。

 

 

香港託兒服務三絕:打擊基層就業

造就家居意外 沉重育兒壓力

文:小草

每逢兒童出家居意外,社會就第一時間譴責父母,但大家有沒有留意,被迫獨留兒童在家的,都是基層家庭?子女是父母心頭肉,有得選擇絕不會放心他們獨留在家,奈何基層父母就是沒選擇。

 

公家託管少又少 獨留子女卻犯罪

香港現時只為0至6歲兒童提供託兒服務,據香港婦女勞工協會2012年的研究指出,全港有10.5萬個需領取書簿津貼的小學生,但18區加起來只得5500個名額,當中更只有690個免費位。

可是,另一方面,獨留兒童在家若被發現,父母干犯的可是刑事罪。而香港政府對獨留兒童的年齡介定,竟然是16歲!!

基層家庭手停口停,現時的鄰里關係又不比廿年前緊密,無法暫託,那麼,不獨留兒童在家,又如何可以打工搵食?

 

私家託兒收費貴 價錢高過兼職薪

很多單親婦女,都曾試過想趁兒女上學時找兼職幫補家計,又或想託兒以直接找全職。奈何,無論深水埗還是觀塘這些基層社區,就算找到工作,也找不到廉價託兒。找到私家託兒,你又會發現費用高過你整份收入;好一點的,是發現交了託兒費,每月只賺了十幾二十元。那,為何不自己親自照顧呢?

 

打工綜援兩不是 單親家庭連叫苦

香港完全沒有託兒政策,唯一最近磅的協助就是綜援政策。小草見過許多基層單親戶,尤其啞子吃黄蓮:受不住做綜援戶要被歧視的,就只好冒孩子的安危及被警察捉的危險去打工;不放心孩子安全又怕被警察捉的,只好忍受社會白眼去拎綜援,連帶孩子成長都嚴重受影響。其實,阿媽照顧我們長大,一把屎一把尿,都是含辛茹苦,即使領取綜援照顧年幼孩童,都是日忙夜忙,話阿媽懶,真是不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