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category archive for the ‘第一期’ category.

草紙的創刊號出版啦!!!!!!!!!!!~2009年8月號

文:阿嘉花

近年政府覓地建公屋相當困難,運輸及房屋局副局長邱城武親自承認「未來五年問題不大,但之後五年的確有挑戰」。港府多年來盲目發展地產,不停賣地、 投標,未來更有逾百個舊區推土重建讓地產商謀取暴利,豪宅和大商場越建越多,貧富懸殊之下,有屋無人住,有人無屋住,應該預留給低下階層作為生存安全網的 公屋用地,竟然鬧地荒!

地產商掠奪舊區土地 窮人執包袱

巿區重建局收回舊區土地後,以高額賣給大地產商,重建一殺到,周邊地價颷昇,間接扼殺小商舖、老字號的生存空間;大商場越建越多,拉高地價與租金,巿民想要租屋也越來越難。

捱不起貴租,唯有申請公屋,但截至今年三月,公屋輪候冊上累積了11萬4千宗申請,零八至零九年度平均每月新增申請2800宗,為甚麼推土重建的結 果是商場豪宅建不完,而巿民的生存空間就越來越少?盲目發展地產導致土地上的人民流離遷徙,發展土地不應該是這樣的,掠奪舊區土地讓有錢人空降該區、享受 生活,而原有互助社區網絡遭受破壞,窮人被趕到其他地方去、生活逼人。

地產商佔盡地利 公屋發配邊疆

最靚的地皮賣給地產商謀暴利,交通方便、設施完善,基層巿民的土地呢?公屋用地竟然鬧地荒,於是房屋署不顧整體環境胡亂提交興建公屋的建議,例如東 涌地處偏僻,單是逸東邨已有人口四萬,可是交通不便和區內就業機會不足,在新巿鎮規劃失衡的情況下,房屋署仍然向離島區議會建議再在東涌興建四棟49層高 的摩天公屋(兼有屏風效應),必然加速社區問題的惡化。公共屋邨是如貧窮人口密集的地方,而這些社區如果規劃得不完善、資源不足,窮人想脫貧都好難。

公屋都短炒?地產魔爪停不了

當你失業無力負擔私樓,或一家幾口想要組織家庭但經濟拮据,公屋無疑是救生圈,公屋作為基層巿民賴以生存的公共資產,但在房委會準許出售公屋單位 後,地產商又將魔爪伸向公屋,連公屋都短炒,又是那一句:有人無屋住,有屋無人住。10多萬輪候公屋申請人等到心焦,那邊廂地產商連公屋都不放過,筆者的 家人就收過不少電話,被人問:「xx萬賣唔賣?」還是老媽子說得對,「間屋用黎住,點解要賣?」尤其有些買來炒,不是買來住,對基層巿民就更加不公平。

社會資源分配分配要平衡,任由地產商佔盡地利供給富人,而窮人則發配邊疆,這是什麼道理?連三色台的鹽梟都懂得講:只準達官貴人抬高鹽價壓搾窮人,窮人想運送自己的鹽都唔得!?地和鹽都是生活基本需要,政府好應該檢討整個土地政策歧視窮人的問題啦!

上月曾大熱一時的梅窩正生書院事件,不知大家還有否印象?

本人不是梅窩人,但是由於懂得拍攝剪接,並一直關注傳媒是否公正的問題,覺得應該講幾句。

媒體報導偏差

在經過無線亞視剪接的「梅窩人鬧到正生學生喊」那一場大會,看電視時,本人也感到很氣憤,電視裡面一邊剪出一些自以為高人一等的洋人和似乎是原居民 的人,說出一些很難聽的歧視語言,一邊由報導員說出一句類似「有正生書院的學生聽到,就忍不住哭了出來」的話,然後剪接一個正生學生的眼淚,有近鏡有中 鏡,成為強烈煽情的材料。

初時看下去,都覺得似「成班橫蠻的阿叔阿嬸和洋人,欺負一些十幾歲的小朋友。」但由於本人也學過拍攝,深明選取鏡頭和剪接,可以如何「以部份事實扭曲全部事實」,故便上網搜尋。果然,讓我找到那場大會的全程錄影,一看之下,倒對電視台和新聞紙氣憤難平!

舉例,當日有兩位梅窩村校的校長發言,內容大概是呼籲大家不要互相針對,並清楚指出,梅窩人爭取學校不果,政府視梅窩人如無物;同時,正生書院需要 地方,梅窩人也同意,只是在本地人來說,最希望那個地址有間學校讓本地人上學,長期爭取不果之餘,政府忽然空降一個不知什麼設施,當然惹人不滿。總而言 之,梅窩人和正生書院都同樣是不當規劃的受害者, 應互相支持,不應互相排斥。這些講話內容,都平實中肯,論點清晰,最重要的是:這些論點都獲得近乎全體現場梅窩居民一次又一次熱烈掌聲和呼應,我看得心 跳:為何電視台不剪這些片段?是否只是因為這些片段不能讓「歧視」的新聞故事自圓其說?是否這些片段會讓最多一、兩分鐘的報導無法進入新聞報導「正/反」 兩面的簡單公式?

然而,作為新聞工作者,難道他們不明白,隱去大量其他不同意見,會造成六百萬人對所有住在梅窩的人士,也形成負面標籤?一些小小的離島居民,又如何可能有與電視台同等的財力,可以一次過讓六百萬人看到自己的意見呢?

這樣的新聞報導,只能說太隨便,太不理會後果,太「只是打份工」了。

政府的新聞公關

大家又有沒有留意政府高官如何趁這趟水?如果大家了解一下什麼叫做「公關」和「借力打力」,大概也不難理解吧。

我們不說什麼,只簡單列出事件發生的次序,大家思考一下:

1.六月中政府放出正生書院選址消息,引來幾百個梅窩居民出來示威(請讀者留意,梅窩應該住了起碼數千人);

2.政府在梅窩搞問答大會,廣發傳媒;有問答大會,憤怒的居民自然就會現身,自然會有學生忍不住哭;

3.新聞「梅窩居民歧視正生論」出街;

4.高官與明星爭著出鏡遣責梅窩居民歧視,呼籲讓青少年有改過自新的機會;

5.事件成為《星島日報》及《東方日報》娛樂版的「力撐到底娛頭」(社會上很多歧視問題,為何獨是「正生」上了娛頭?);

6.政府並乘機宣傳其一系列暑假打擊濫毒工作計劃。

打擊毒販,打擊濫毒,自然是「必不會錯」的工作,無人反對。只是以往都有這樣的問題,以往都有這樣的工作,為何今年六月中至七一前,就不斷高調放出消息說政府「有做野」?

事件的確令到許多人知道不該歧視曾濫藥青少年,但是,鼓勵人不要歧視某甲君,絕對不需以歧視另外某乙君為代價啊!

大搞私營化.經濟大爆炸

南美洲(亦即是拉丁美洲)長期以來都被美國當成後花園,亦是國際資本投資建廠的地方,長期以來充斥許多血汗工場、童工等問題。

阿根庭算是南美國家中比較有錢的一個,但由於國家領導人迷信私有化,將所有國有資產變賣給國際大財團(即係好似香港政府將公屋資產賣給領匯囉)或者 將重要的政府工作私營化(即係好似醫管局、市建局之類),當國有資產賣無可賣,阿根庭經濟終在2001年「爆煲」。阿根庭貨幣幾日內向下直插,外國資金連 夜將銀行存款真金白銀地用飛機運走,搞到銀行不敢開門,提款機提不到款,市民拎砂煲拉罉出來敲銀行門口。

人棄我取.搞合作社.維持生活
過了一段時間,大家發現許多工廠的大老闆夾帶私逃後,剩下了許多無人營運的廢廠,於是一處處的工人,便自己組織起來,佔用廠房,以工人合作社的方式營運,維持國家的經濟生產,他們的口號是「佔領、抵抗、生產」。

佔廠運動連綿全國,工人自我組織,沒有老闆,發展國內市場,進行地區經濟,不求發大達,但求人人平等有飯開,個個準時出糧,工人福利盡量做好,讓窮 人除了上班以外還有其他生活。其中第一間佔廠的工人就是布魯克門製衣廠的車衣女工,引發其他許多工人紛紛組織起來,當中許多合作社至今2009年仍維持著 營運。今年三月其中一間佔廠運動的工人代表維拉

(Gustavo Vera),更曾來港與本港基層團體交流合作社和本土經濟的可能性。

堅持反抗.打出生天

當然,事情不會這麼簡單:合作社生意做得起,老闆當然又會回來說廠是他的,告工人偷去其私人資產。事情鬧到上法庭和議會,又有大批警察來封廠,工人 及支持他們的市民,一方面繼續循法例途徑去爭取;另一方面對警察封了大家辛苦經營的工廠,市民都沒有袖手旁觀。警察當然也不示弱,出盡催淚彈等驅趕方式, 亦有工人被打到頭破血流。然而,工人始終堅持自己維持基本生活的權利,最後工人合作社獲得法例正式承認,正式營運。

文:小草

五月裡,我們特別搜尋了全港最多人看的報紙,也特別留意電視新聞,發現大眾媒體往往有意無意呈現出一種想法:「言論、示威自由只是大學生、搞事份子、搞政治的人的事」(即是與一般大眾市民無關),但真的是這樣的嗎?

草根的事件 佔不到媒體的重要篇幅

如果不用逐日看報紙的方式,而是綜合平時的新聞報導放在一起看,不難發現:草根市民的生計問題,如勞資糾紛、無良解僱、公屋分配等,基本上未必上到 電視新聞,在報章中通常都只是佔一小段,更別說佔頭兩版(除很少數個別事件例外)。在訪查過民間團體的紀錄之後,更發現許多基層市民的請願,所佔新聞報導 篇幅,都少得可憐,有時甚至是連報導都沒有。換言之,整個社會的基層狀況,未必很真實地反映在我們的大眾媒體裡,草根市民之間未必互相了解到大家的狀況。

生計出事無人知 街上現身抗議成唯一途徑

大家可以設想,當老闆、政府無視你的生計和權益,而草根的問題佔不上大眾媒體的重要篇幅,你又無錢在報紙電視賣廣告,你又不想忍氣吞聲,那麼,你這 些生存問題要如何才能讓別人知道,引起關注呢?──身為一個草民的唯一發聲途徑,就是讓自己出現在公眾場合,起碼讓街上的人看到你有這樣的訴求。

然而,在香港公安法規管下,超過30人的遊行要警方「不反對」才可以開行,而警方「不反對」之前通常會開很多條件,比如不讓走馬路(讓你在行人路上「行街」一樣),又或者要求你走較少人少車的路……這些條件開出來,你想「讓多些人見到你」的目的,是否可能達到?

大家都記得2007年紥鐵工人罷工,若不是部份工人勇敢地自發站出來堅持那麼多天,造成巨大事件,新聞也不會以較大一點的篇幅報導──但這反而提出了三個問題:

1) 如果只不過乖乖跟警方安排去遊街,新聞不會報,也不會有什麼人見到你?

2) 新聞媒體這種做法豈不是迫基層市民以更激烈的手段去爭取基本的生存權?

3) 紥鐵的罷工是罷工工人犧牲了自己多日的薪水和押上自己的工作機會為賭注的抗爭,對工人來說是不公平的。是否基層市民要大傷元氣才能獲得媒體垂青?

警方對基層市民 未有手軟

警方對基層市民就生活問題的示威,也不見得手軟,翻查近兩年案例如下:

2007

-捍衛基層住屋聯盟(捍住聯)到孫公門口示威反公屋加租被捕11人;

-捍衛基層住屋聯盟在立法會抗議公屋加租惡法被帶回警署18人;

-紥鐵工潮被捕4人;

-聲援利東街街坊要求「保存社區網絡」的示威者被捕15人,當中幾名年青人在差館被剝光豬搜身;

2008

-貨車司機抗議加油價,被拘捕12

2009

-葵涌葵盛西邨專線小巴站逾 10名司機不滿公司剋扣人工和解僱三名司機而靜坐罷駛,遭警方抬人清場;

-運輸署去年十一月推出「短加長減」的士收費,更派發單張宣傳「搭市區的士平過搭新界的士」,綠的士司機抗議,發起行動堵塞北大嶼山公路行動,10名被捕的士司機上庭,不准保釋,還押候判刑,近日還重判七星期至兩個月坐牢!

當政府、老闆、商業媒體都沒有給予你足夠重視時,你只能在街上現身才能成為自己的發聲媒體,因此,集會和遊行示威的權利,其實是基層市民的最後保障。我們都生活在同一個世界裡,因此,勇敢站出來維護自己權利的市民,在效果上,也是在維護有同樣困境的人的權利。

公民權利小貼士:

許多基層團體都指稱工友、街坊都常遭警察無故搜身、查身份證,有時還會拉上差館「調查」。記住,萬一入左差館,你有絕對權利保持緘 默(唔係做戲先至有架!)法律語言不易理解,當你以為自己無錯而落口供時,很可能會講了對自己不利的說話。上述綠的司機叔叔,就是因為誤信差人話好簡單只 會罰款,就落哂口供仲認埋罪,就搞到咁大鑊!如有需要,你有絕對權利打電話求助,也可要求當值律師協助。

文:八子

話說三色台上個月嘅《巾幗梟雄》真係大出風頭,金句一籮籮,演員又紅到發紫,連網上重温區都比觀眾迫爆。風頭咁勁,八子哽係要湊湊熱鬧,睇下佢到底有咩法寶!

自《溏心風暴》以後,爭產之後又爭產, 每晚睇住D媽媽級嘅演員你摑我摑你,淚流成河,都替佢地同自己辛苦。雖然《巾幗梟雄》都要繼續流住淚爭產,不過就多了一對巾幗梟雄囉。估唔到《秀才愛上 兵》嘅大老爺今次唔做智者反而擔正做左流氓英雄,訪問一個跟著一個,勁就勁在人地夠「雷」呀嘛!帶住D工人反完又反,先鼓勵被剋扣工資嘅工人罷工,之後為 左攞返D大米,唔理自身安危隻身殺入沙家寨,仲鼓勵班窮賊反抗將佢地搾乾搾淨嘅奸人彭鏗,反完一轉又一轉,真係仲勁過識七十二變嘅孫悟空呀!

不過,就咁比D工人「以下犯上」,哽係唔得啦!正所謂香港嘅發展全賴投資者嘅支持,如果大老闆都只不過係魚翅漱口,工人竟然想做牙有雞食,中秋佳節 想有假放噃,仲要求「加人工」添… … 咁D老闆咪唔可以安安樂樂坐在D工人頭上嘆世界?更唔可以話炒人就炒人啦!無得做無良僱主喎,簡直完全影響香港嘅形象、投資者嘅信心呀!如果劇集暢銷海 外,外商都唔敢來投資,咁點得呢﹗唔怪之得阿祥哥都要係慶功宴高唱我係三色人,又將飯局主 人捧到上天,飯局主人雙鞋都俾佢擦到蠟蠟令。計我話,巾幗梟雄實在係缺一不可啦!無四奶奶撐腰,柴九哥都只不過係個有食無薪嘅底層員工、市井無賴,表面對 住老闆嘻嘻哈哈,暗地就詛咒佢地絶子絶孫,點敢口響響叫班兄弟反完又反呀?當然,柴九呢個角色總唔能夠太聰明、太正直,因為唔貪心、有頭腦嘅草根總係得人 驚嘅,佢唔豬番少少嘅話,老闆又點能夠冤柱工人貪心?

正如孫悟空都要有個如來佛嘅五指山鎮壓住,霸王洗頭水嘅成大哥都講到明,「唔管就會亂」,所以總要有個正義嘅老闆娘主持公道嘛﹗唔係得四奶奶幫佢地 出頭,所有員工都會因為罷工而被炒魷啦!做主子嘅,一定要對員工好,不過都要教導佢地咩可以要,咩唔可以要;最緊要係,主子俾嘅先可以伸手接,唔俾嘅話當 然唔可以搶,咁先至係一隻乖的狗仔!

無錯!「人生有多少個十年呢?」人一世物一世,做牛做馬都仲要睇人面色,先至可以活得有樽鹽,咁唔值錢,真係無陰公囉!仲要你肯睇人面色,都唔一定 有好下場,連拍呢套劇嘅三色台都係勁賺十五億之下炒人啦,仲炒完一鑊又一鑊,而家成個將軍澳都「囉」爆左。唉!都唔知被炒嘅員工又有幾多個十年可以重頭再 捱過,堂堂大台又唔知有幾多百個員工可以俾佢炒呢?

文:小焦搏士

投資資訊越來越多,連早上原本重播卡通片的時間都被用來講股講窩輪,加上經濟衰退,失業加劇,卻遲遲未見通縮(即是貨物價錢越來越平)。不投資,似乎有點落伍及執輸。

不過,匯豐銀行定存,$100000只有一元利息。又再有甚麼「精明系列」的結構性產品面臨爆煲,加上糾纏大半年都未解決的雷曼迷債,原來回報僅比 存定期高小小的投資,已經要承擔血本無歸的風險。回望自己的強積金報告表,一場金融風暴已經令自己被強迫積蓄的錢未到手便蒸發大半,才發現所謂的基金經理 其實唔會叻過自己隨手揀股。

但係,落得股場玩,你估你係莊定係閒?

股神損手記

香港其中一個地產富豪恒基兆業主席李兆基,亦在2004年12月以約500億港元成立私人基金兆基財經,由於他經常公開發表對股票投資的意見,人稱「亞洲股神」。高峰期賬面賺達543億。

「四叔」在香港的股市高峰期曾被視為指路明燈,每次評論港股都被各大傳媒爭相報導。直至2008年尾港股不住尋底,意氣風發的他才宣佈自己是「冒牌 股神」。但觀乎其策略,就是不斷為唱好股市而打鑼打鼓,例子如08年自股市高峰期回落後便不斷作出預測,不斷借奧運等「利好因素」放風要「轉守為攻」或會 升上27000甚至30000點,當然,最後都不敵環球金融海嘯,再暴跌過萬點。所以話,莊家都有分大同細。

股神復活記

一眾投資專家可以在股市中身家暴漲,然後將自己的成功變成故事理論,著書立說。但股市由高峰期的31958點到今日只剩下一半多點點,四叔當然可以「股價日日有上有落,如果天天計算跌了多少對精神不好」[1] ,因為他的身家賬面值下跌了6成後,仍然有近700億[2]

然後,今年又經歷了匯豐供股,當大家為自己只剩下三份一的幾手「理想與希望」而發愁,考慮要止蝕還是要再為大笨象築起血肉長城之際,兆基財經又應聲而起,動用二十三億四千萬元,分包銷滙控八千多萬股 [3]。期間,四叔又動用了一小部份的資本入股徐子淇父親的公司香港能源,這次連帶親家老爺賬面上都翻了一翻[4]

由於尋求短期回報的資金湧入,近月港股回升,09年5月更單月跳升17%,破盡紀錄,重上萬八點,我們又見到四叔重臨電視報章雜誌大談投資心得。

唔跟最多輸通漲,跟就隨時輸身家

始終,作為小投資者,在這個追逐貨幣貶值的投資遊戲難免被牽著走,任何投資市場都是受資本左右,而資本越多,其決定權就越大。提大家一句,唔跟最多輸通漲,跟就隨時輸身家。


[1] 2008年4月7日香港商報「港股蒸發近四兆 縮水富豪 傷有多重 」[2] 2009年2月6日信報「金融海嘯淹沒 富豪54%身家 僅李嘉誠郭氏家族逾百億美元 」

[3] 2009年3月3日信報「李兆基指供股價便宜 23.4億力撑」

[4] 2009年2月10日太陽報「親家老爺帳賺1.2倍 」

文:入廚初哥

基層市民生活足襟見肘,萬一家中有成員被裁,就更加要慳家,$20,預4人家庭分量,有冇可能三餸一湯兼夾營養充足?以下菜單,希望可以給大家參考參考:

一湯

冬瓜滾鯪魚肉湯

三餸

第一味:芽菜炒豆卜

第二味:豉油蒸水蛋

第三味:冬瓜鯪魚肉(要平,就當然湯渣都要物盡其用做埋餸)

價錢大概如下:

冬瓜約$4
鯪魚肉約$5
芽菜約$3
豆卜約$4
蛋約$4
合計$20

(菜單來源:平叔,七十歲但依舊心境年青,活躍於多個基層團體的基層市民,有數十年居民權益爭取經驗)

平叔小提醒:

「菜單都係只供參考,買餸最緊要靈活變通,因為餸的價錢浮動得好犀厲架!」

官商勾結,

打壓工人,

堅持罷工,

抗爭到底

調寄岳飛

《滿江紅》詞

作者:紥鐵冼祥

怒罵官商,無能處,相互勾結。同業苦,飽經酷暑,雨狂風烈。地盤沙石塵與土,工時披星兼戴月。奸商會,禽獸太無良,盡剝削。十年耻,猶未雪!工友恨,難熄滅!罷長工定要,徹底解決!縱捱饑餐強忍辱,誓令奸商大出血!待從頭收拾舊尊嚴,才紮鐵。

小小歷史背景:

大家還記得2007年轟動全城的紥鐵佬罷工事件嗎?這件事,雖然沒有喚醒大官大商,卻喚醒了許多工友,香港貧富懸殊是對基層的剝奪,大家要從頭收拾 舊尊嚴!現時紥鐵佬已成立了屬於自己的工會,不再依靠保皇黨的工會,並已成功爭取到八小時工作及九百元日薪的要求(紥鐵佬多為日薪制,有時有工開,有時無 工開)。當然,這一切都有代價,部份有份罷工的工友,卻為其他工友犧牲了自己份工……

小小評論:

「…這《滿江紅》到了紥鐵冼祥手裡,談的不是『臣子恨』,而是『工友恨』;而要從頭收拾的,不那個屬於皇上的『舊山河』,而是屬於工友的『舊尊嚴』 ──不再是一個從屬於別人的自我意識,而是一個清楚的受壓迫集體份的確認。那『尊嚴』二字,不是『新』的,而是『舊』的,是我本有的,本來就有的啊!…」

(~節錄自書本《鋼草根 扎鐵花──2007紥鐵工潮文集》內的評論文章《勞者歌其事—如何看等紥鐵工友尊嚴的謳歌?》)

文:莎

理得你做幾多年 賺大錢都照裁員

無線電視一台獨大,盈利自然可觀。自05年至08年,每年盈利超過十二億,可追查的過往九年,從未出現虧損;即使經濟最差的03年沙士,無線的盈利依然是數以億元計,任職這電視台的員工,他們的飯碗照計都沒那麼容易打爛。

偏偏,無線過去半年多次裁員,08年年底裁212人、今年2月裁50人、5月又再裁110人,合共近四百名員工。最近一次裁員,大部份員工都做了 8-10年,過去10年不知道替無線賺了多少次10億。每一個員工被裁意味多一個家庭經濟可能會陷入困境,究竟無線有沒有替員工設想過?他們要找到另一份 發揮專長的工作相信甚艱難(當另一免費電視台也在裁員)。要轉業亦不容易,尤其是四、五十歲的工人,在另一行業從頭學起,談何容易呀!

股東就日日魚翅撈飯 員工就日日豉油撈飯

「人生有幾多個十年?」被裁員工,就把人生中寶貴的十年為無線賣命。但無線為了追求更多利潤,令「盤數」更可觀,大刀闊斧裁減員工,把所有經濟波動的危機都轉嫁到員工身上。不要忘記,當經濟好景,無線一年勁賺超過十五億時,最捱生捱死的基層員工都分唔到個崩,不又是大股東袋晒落袋,為何經濟一轉差(不過預期企業仍可賺大錢),員工就要承擔後果,飯碗不保?大股東就依舊唔駛做都可以日日魚翅撈飯;而曾經捱生捱死的員工就搞到要豉油撈飯?

志雲飯局請你食無情雞

還有人人都識的那個無線領導層陳志雲,又環保又關注窮人似的,若然他真是好人的話,就不會置前線員工於不顧?志雲對著傳媒請110個員工食完無情雞 後,還要轉彎抹角稱「公司只是推行人力資源分配計劃,計劃並非為節省開支,不是裁員,而是為配合新媒體發展等」,又說「會再創造分階段200個職位,可能 有些員工也可以再被聘用」云云。無線就自己顧自己,那麼員工的生計呢?可惜記者們都不再追問:「幾時才知道會否真的有人再被聘用?」(不過,就算真的有少 量被裁減的員工被重聘,人工福利也必然打個大折,最少都不見了長期服務金啦)

無線在5月12日還聲稱短期內不會裁員,不到8天便炒 110人。如此出爾反爾,難怪前線員工在裁員那天稱這是四十一年來員工們士氣最差的一天。若然有朝一日,無線的員工終於頂佢地老細唔順,學了柴九哥那句 「反佢啦!反佢啦!」,則要癱瘓無線的運作也不是不可能,到時候大家冇無線睇,到底會是失落還是好振奮?

《草紙》

是由幾個有志的年青人自己用薪水集資而成,

於不同的社區及基層團體派發,

現時的印費,

皆是由我們幾人的薪水集資而成,

我們需要你的幫助,請你:

i)把你覺得值得廣傳的文章在網上傳閱,

或者打印給你身邊不懂用電腦的基層街坊

ii)以你份糧的一部份來支持下我地

意見/ 查詢/ 捐款支持 : gram.editors@gmail.com

草紙版權聲明:
知識與文化是公有的,歡迎任何人積極轉載。
轉載的朋友請亦轉載草紙網誌:
第十六期前:
https://grasspaperaction.wordpress.com
第十七期後:
http://grassmediaction.wordpress.com